律宗大师鉴真弘扬佛法六渡东瀛

  • 时间:2019-12-23 19:14:07
  • 浏览:1452
  • 来源:访问排序
律宗大师鉴真弘扬佛法六渡东瀛

唐朝有四大高僧,他们分别是:一行,中国唐代著名的天文学家和佛学家; 玄奘,三藏法师,汉传佛教历史上最伟大的译师,佛教法相宗创始人;慧能大师,唐代高僧,中国佛教禅宗六祖,著有六祖《坛经》流传于世,至今仍有不腐肉身舍利久存于世,成为佛法修行之见证;鉴真大师,唐代律宗僧人,十四岁出家,潜心研习佛经,尤精通律宗,有很高造诣。晚年受日僧礼请,东渡传律。其中最为人知的便是玄奘与鉴真,一个是死活都要去西天取经,一个死活都要东渡日本传戒。玄奘去西天取经历经千幸万苦,终于功德圆满。鉴真去日本传戒,更是多灾多难,六次出海,最后双明失明才到达日本。他们的努力足以感天动地,正应了那句话“一心向着目标前进 的人,整个世界都会给你让步”。玄奘法师历见于小说等文学作品,妇孺皆知,所以今天我们来谈谈鉴真大师。

鉴真,俗姓淳于,唐代著名佛学大师,生于唐垂拱四年(688),卒于广德二年(763) 。原籍广陵江阳(今江苏扬州)人,幼时因家境清贫,长安元年(701)14岁时,随同其父亲在扬州大明寺出家,师从智满禅师,当了个小沙弥。唐中宗神龙元年(705)他从道岸禅师受菩萨戒。又随师到洛阳、长安游历,屡从名师受教。在长安期间,鉴真勤学好问,不拘泥于门派之见,广览群书,遍访高僧,除佛经之外,在建筑、绘画,尤其是医学方面,都具有了一定的造诣。成为了对佛学具有较深造诣的高僧。

其实在鉴真去日本之前,佛教已经在日本生根发芽了。当时日本处于奈良天平时期,政府仿照唐朝推行租庸调制。但是,拿来主义害苦了日本人民,人们为了躲避沉重的剥削和逃避兵役,数以千计的老百姓选择“寂居寺家”,原因很简单——当和尚不用纳税。当时日本的和尚很不正规,只要自己想当和尚,就可以“自誓受戒”。这就导致日本的和尚鱼龙混杂,佛教的声誉受到影响,改变迫在眉急。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日本元兴寺隆尊为了让日本佛教正规化,提出了向唐朝聘请戒师的建议,得到了掌握实权的舍人亲王的支持。当然,舍人亲王也有自己的小算盘想以此减少纳税老百姓的流失。日本天平四年即唐开元二十年(732),日本政府准备任命遣唐使时,隆尊和尚向政府推荐了有“跨海学唐朝之志”的青年和尚荣睿、普照。政府同意他们随遣唐大使多次比广成代表日本使唐聘请名僧赴日讲佛授戒。青年和尚荣睿、普照在唐访求十年,寻找高僧,最终决定邀请鉴真。742年(唐天宝元年)鉴真不顾弟子们劝阻,毅然应请,决心东渡。但是当时造船技术较低,船只抵抗风浪能力差,加之唐朝政府官员阻挠,前途可谓艰难困苦,充满未知。

鉴真塑像

第一次

742年冬,鉴真及弟子21人,连同四名日本僧人,到扬州附近的东河既济寺造船,准备东渡。时日本僧手中持有宰相李林甫从兄李林宗的公函,因此地方官扬州仓曹李凑也加以援助。不料鉴真一位弟子道航与一名师弟如海开玩笑说:"人皆高德行业肃清。如如海等少学可停却矣",如海信以为真,大怒,便诬告鉴真一行造船是与海盗勾结,准备攻打扬州。当年海盗猖獗,淮南采访使班景倩闻讯大惊,派人拘禁了所有僧众,虽然很快放出,但是勒令日本僧人立刻回国,第一次东渡就此夭折。

第二次

744年1月,作了周密筹备后,鉴真等17僧(包括潜藏下来的荣睿、普照),连同雇佣的"镂铸写绣师修文镌碑等工手"85人,共100余人再次出发。结果尚未出海,便在长江口的狼沟浦遇风浪沉船。船修好后刚一出海,又遭大风,飘至舟山群岛一小岛,五日后众人方被救,转送明州(今浙江宁波)阿育王寺安顿。开春之后,越州(今浙江绍兴)、杭州、湖州、宣州(今安徽宣城)各地寺院皆邀请鉴真前去讲法,第二次东渡遂结束。

第三次

结束了巡回讲法之后,鉴真回到了阿育王寺,准备再次东渡。此事为越州僧人得知出于担心鉴真东渡发生危险的好心,为挽留鉴真,他们向官府控告日本僧人潜藏中国,目的是"引诱"鉴真去日本。于是官府将荣睿投入大牢,遣送杭州。荣睿途中装病,伪称"病死",方能逃离。鉴真在从阿育王寺前往福州的途中被官府追回送至扬州,第三次东渡就此作罢。

第四次

江浙一代既然不便出海,鉴真于是决定从福州买船出海,率30余人从阿育王寺出发。刚走到温州,便被截住,原来鉴真留在大明寺的弟子灵佑担心师父安危,苦求扬州官府阻拦,淮南采访使遂派人将鉴真一行截回扬州。第四次东渡不了了之。

第五次

748年,荣睿、普照再次来到大明寺恳请鉴真东渡。鉴真即率人14人,和工匠水手等共35人,阴历6月28日从崇福寺出发,再次东行。为等顺风,出长江后鉴真一行在舟山群岛一带停留了数月,直到11月才能出海。在东海上,该船遭到强大北风吹袭,连续漂流14天才看到陆地,16天后方能上岸,发现已经漂流到了振州(今海南三亚),入大云寺安顿。鉴真在海南停留一年,为当地带去了许多中原文化和医药知识,时至今日,三亚仍有"晒经坡"、"大小洞天"等鉴真遗迹。之后,鉴真北返,经过万安州(今海南万宁)、崖州(今海南海口)、雷州、梧州到达始安郡(今广西桂林),在始安开元寺鉴真又住了一年,又被迎去广州讲法,途径端州(今广东肇庆)时,荣睿病死该地龙兴寺。在广州,当时,鉴真也想,是不是佛祖指点他去的是西方,而不是去东方呢?鉴真动心想前往天竺,但被慰留。在荣睿、普照等日本和尚的催促之下,入夏之后,鉴真继续动身准备东渡,经韶州时,普照因故辞去,临别之时,鉴真发誓"不至日本国。本愿不遂"。此时,鉴真由于水土不服加之旅途劳顿,又为庸医所误,导致双目失明。过了大庾岭,鉴真大弟子祥彦又在吉州(今江西吉安)坐化,鉴真十分悲痛。接下来鉴真又经过了庐山、江州(今江西九江)、润州江宁县(今江苏南京),回到了扬州。第五次东渡结束。

第六次

由于鉴真的游历遍于半个中国,因此声名大噪。753年,日本遣唐使藤原清河、吉备真备、晁衡等人来赶到扬州,再次恳请鉴真同他们一道东渡。当时唐玄宗崇信道教,意欲派道士去日本,为日本拒绝,唐玄宗大怒,因此不许鉴真出海。鉴真便秘密乘船至苏州黄泗浦(在今张家港市塘桥镇鹿苑东渡苑内),转搭遣唐使大船。随行人众24人,其中僧尼17人。11月16日,船队扬帆出海,此时,普照也于余姚赶来,11月21日,鉴真所乘舟与晁衡乘舟失散,12月6日剩余两舟一舟触礁,12月20日,抵达日本萨摩。第六次东渡终于成功。

唐招提寺

鉴真到达日本后,受到孝谦天皇和圣武太上皇的隆重礼遇,754年2月1日,重臣藤原仲麻吕亲自在河内府迎接,2月4日,鉴真一行抵达奈良,同另一位本土华严宗高僧"少僧都"良辨统领日本佛教事务,封号"传灯大法师"、尊称"大和尚"。鉴真不仅给日本带去了佛法,而且带去了大量医学、香料、建筑、雕塑、书法、绘画等方面的资料。由于已经双目失明,鉴真通过耳听的方式帮助日本僧人校正了大批佛经,又用舌尝的方式为日本修正了药典。758年,孝谦天皇在宫廷斗争中失势,被迫传位给淳仁天皇。758年,淳仁天皇下旨,将在宫廷斗争中败死的原皇太子道祖王的官邸赐给鉴真。次年,鉴真弟子在该官邸草成一寺,淳仁赐名"唐招提寺",鉴真从东大寺迁居至此。淳仁还下旨,令日本僧人在受戒之前必须前往唐招提寺学习,使得唐招提寺成为当时日本佛教徒的最高学府。759年,唐招提寺建成,鉴真僧众搬进居住。日本天平宝字七年(763年),为弘扬佛法奋斗了一生的鉴真,在唐招提寺面向西方端坐,安详圆寂,终年七十六岁。他的遗体经火化后,葬在寺后面的松林中。鉴真死后,鉴真的弟子思托、法进等人相继成为"大僧都",唐招提寺也得以扩建,成为日本建筑史上的国宝。鉴真所开创的四戒坛,也成为最澄开创日本天台宗之前的日本佛教僧侣正式受戒的场所。鉴真也被尊为日本律宗初祖。

更新时间:2019-12-23 19:14:07